点击关闭

市场经济-2020年和2019年的经济金融市场环境相比变化不大

  • 时间:

【朱丹叫错陈立农】

供給端:在生產要素困局中,倒逼國產替代、科技升級進步。無論是全球範圍內的經濟下行、量化寬鬆開啟,包括貿易摩擦,主要原因是生產要素的增長困局,長周期中可抵抗該困局的核心變量是供給端技術革新力量。

華安證券:指數仍有向上空間經濟從快速下行過渡到尋底階段。與2011-2017 年經濟潛在增速下降不同 ,2018-2019年經濟的調整與貿易摩擦、全球經濟萎靡、庫存等周期性因素有關。2020年經濟在全球降息累積效應、國內二次去庫存以及政策托底下,陷入長期通縮概率不大,將繼續體現出韌性,預計全年前低後高。而存量經濟下行業結構變遷、集中度提升等,2020年A股企業盈利表現將繼續強於名義經濟增長。

權益市場的新平衡:流動性、盈利和估值的重構。A股市場同樣在2020年迎來自身新的平衡,資金更註重三者之間的重構匹配機遇。流動性變化主要在於上半年的類滯脹風險以及中長期資金的機遇;上市企業盈利在經濟韌性以及低基數效應下小幅改善,但是結構性業績改善主要在龍頭和新興產業主線;市場整體估值處於均值分位,但中證500和中小板指的估值相對較低,房地產和銀行行業的估值較低,家電和券商的龍頭估值溢價較低。

從估值的角度看,A股目前略有低估。從全球視角看,A股仍顯低估,從市盈率歷史分位看,美國道瓊斯和標普500在70%,納斯達克在47%,與中國創業板指、深證成指的估值分位50%相差不多,中國滬深300、上證綜指分別隻有 30%和20%;從市凈率看,美國三大股指分位均在85%以上的水平,中國各主要股指的估值分位均在50%以下,滬深300只有20%,上證綜指更是只有9%。再從大類資產的角度看,2020年上半年股比債優。最後從政策經濟周期的角度看,目前估值隱含實際GDP增速預期約為5.4%,略偏低估,這意味著明年上漲的主要動力將由今年的“估值修複”切換為盈利推動。

估值中樞的推動力量從外部轉向內部。2020年美國降息次數減少、外資流入速度放緩概率較大,外部因素對估值中樞的推動作用將逐步減弱。從內部因素看,無風險利率大幅下降需等待明年一季度豬價與房價得到有效控制,經濟擺脫類滯脹階段之後。當前風險溢價遠高於歷史相同點位市場風險溢價水平,未來隨著貿易緊張情緒緩解、經濟下行壓力趨緩存在著均值回歸的可能。

平安證券:主線仍在基本面2020年A股市場的關鍵詞在於新的平衡。對A股市場整體判斷偏樂觀,主要結構性機遇來自資本市場制度改革的紅利,一方面新興產業的中小市值上市公司估值打開向上空間,另一方面白馬股估值受中長期資金流入仍有支撐。而風險主要來自類滯脹風險和中美貿易摩擦風險,主線投資邏輯將仍圍繞業績基本面。

2020年重點佈局三條投資主線,投資主線一:科技創新類。看好2020年“5G產業鏈、智能手機產業鏈、虛擬現實以及新能源汽車”;投資主線二:“消費升級”的趨勢仍在延續,所涉及的領域:化妝品、醫療美容服務、教育等;投資主線三:高分紅價值藍籌類。優質企業開始重視股東回報,加大分紅比例。

財政政策穩定中如何促進GDP增速,政策或將使用兩條腿走路,在財政政策上有所推進。特別需要關註“一動一靜”兩點。靜,是專項債發行規模的變化,與基建投資動向;動,則是為了刺激製造業固定資產投資,更加積極主動的財政政策。

綜合2020年的核心判斷,我們認為市場主線仍主要圍繞業績基本面,因此推薦高景氣、低估值的行業板塊機會。第一是新興產業板塊:5G產業鏈、集成電路產業鏈、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以及生物醫葯二線龍頭;第二是低估值龍頭板塊:家電和券商行業龍頭;第三是低估值行業板塊:銀行和房地產。

從政策經濟周期的角度看,導致過去十年A股不漲的根本原因在於潛在增長率的持續下行,“緊信用、松貨幣、寬財政”有助於延遲退休的自發出現、有助於提振TFP,有望促使中國GDP潛在增長率提前企穩、提前結束十年不漲的尷尬;豬周期不過是非典型滯脹的短期擾動因素,過去十年的房價暴漲才是非典型滯脹的根源,從巴菲特的研究看,長期滯脹對於股指的含義是長期滯漲,只有遏制了滯脹才會有長牛,“緊信用、松貨幣、寬財政”有助於遏制房價暴漲導致的非典型滯脹,進而為市場帶來長牛的希望。因此,“新牛市”的含義更多是指明年可能是過去十年未曾有過的長牛期開始。

機會方面,建議關註三個方向的配置策略,高股息率板塊、消費景氣上行板塊、科技創新板塊。我們認為有三條投資策略可供投資者參考,第一,隨著經濟下行壓力的加大,市場利率中樞逐步下移,一年期的銀行理財收益率也下行至4%附近。相比之下,高股息率板塊的吸引力逐步增強,尤其是藍籌股以及銀行、地產行業;第二,我國仍然處於消費升級過程,展望未來,值得期待的消費景氣度上行板塊,是汽車產業鏈和房地產竣工產業鏈,建議關註汽車行業及家居板塊;第三,科技創新周期疊加國產替代需求,我國未來科技行業景氣度有望持續提升,建議關註電子和計算機等行業。

原標題:周末證券|分析師眼中的2020年:牛市起點到來 “新經濟”產業將成主角

3、 在經濟後周期中的邊際景氣改善:高端製造、新能源車。

貨幣政策未來一段時間內資本市場政策調控的重要目標,一方面是流動性的節奏,更重要是基於逆周期調整手段上的穩定把控。節奏上,只能放、不能收。過度收緊的問題,一是金融風險的爆發加重,二是影響增量資金的流入。而過松的問題,則會讓資產泡沫卷土重來。

“非典型滯脹”是短期制約市場上漲的根本因素,明年一季度開啟弱周期下的新牛市。CPI不是一個數字游戲,它是衡量通脹之下民眾焦慮情緒的量化指標,意味著非典型滯脹的政策含義是“緊信用、松貨幣、寬財政”的雞尾酒療法。明年一季度有望同步出現盈利周期弱複蘇、CPI見頂回落,這對於權益而言是牛市含義。也就是說,在2019年初提出的“一季度修複,二季度風險,下半年牛市的前夕”的判斷大概率將會兌現。

流動性方面,全球經濟放緩帶來降息潮,我國市場的流動性有望逐步改善。隨著全球經濟發展壓力的加大,各國央行開始陸續進行流動性管理,美聯儲連續降息三次,其餘部分國家和地區也開始降息釋放流動性。2019年下半年以來,我國公開市場利率逐步下調,MLF、OMO、LPR的利率相繼降低,這反映出決策層穩經濟的動力較強,且在全球經濟放緩背景帶來的降息潮之下,未來市場利率有望進一步回落。

國金證券:滬指或達3500點

宏觀經濟的新平衡:三周期疊加下行和逆周期調控。我國宏觀經濟當前仍在金融長周期、產能中周期以及房地產短周期的三個周期下行的風險釋放之中,2020年和2019年的經濟金融市場環境相比變化不大,但是市場在政策基調的相對調整下處於一個新平衡的階段。儘管整體宏觀環境對資本市場的支撐仍具韌性,但是總量經濟增長對權益投資的意義相對減弱,更需要從經濟結構上來尋找產業投資和資本市場投資的亮點與機遇,即服務業和高端製造業的兩大方向。

整體來看,2020年指數仍有向上空間。首先,2020年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最後一年以及五年規劃收官之年與新五年規劃萌芽之年,政策托底會推動風險溢價向歷史上均值水平回歸;其次,明年二季度後,包括豬價與房價將得到有效控制,政策空間打開有利於股市的回升;最後,美聯儲降息與擴表累積作用下,將顯著提升風險資產尤其是A股等新興市場股市表現。

對於市場,業績企穩疊加風險偏好抬升,股指有望緩步上行。從估值維度看,市場整體估值處於底部區域,歷經反彈後安全邊際仍在。未來增量資金來自於外資和居民、機構長線配置資金。預計2020年市場利率中樞下行,推動風險偏好穩步回升。從業績維度看,上市公司盈利增速企穩回升的概率較大,結構上會呈現出分化趨勢。綜上分析,認為業績企穩疊加風險偏好抬升,股指在2020年將緩步上行。

光大證券:新牛市將開啟從盈利的角度看,預計全A盈利增速明年回升至8%左右。基於政策經濟周期框架對於金融數據與盈利周期的關係,從歷史數據所體現的特征事實發現,商業銀行總資產同比增速大約領先全A盈利增速4個季度。與此同時,在今年上半年,商業銀行同比增速上行了約兩個季度。據此推算,我們認為2020年全A盈利增速有望上行至8%,相比於今年6%略有提升,高點大概出現在2020年二季度,呈現盈利周期弱複蘇的態勢。

12月12日晚間,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五大發展方向。分析認為,從管理層的定調來看,“新經濟”產業是重中之重。此外,站在年末的時點上,多家券商也發佈了2020年的策略報告。整體上,券商普遍看好2020年行情,牛市開啟聲不斷。

行業配置1、對於科技革命與成長預期的解讀:國產替代、消費升級;

估值來看,A股估值處於歷史底部,市場風險偏好仍處低位。雖然2019年A股市場中樞抬升,但目前A股主要板塊,及主要指數的市盈率,仍然處於歷史底部區域。A股估值整體繼續下降的空間不大,市場系統性風險發生的概率較低。從換手率、兩融餘額和機構股票倉位上分析,目前市場的風險偏好仍然處於相對低位。從資金的角度分析,2020年股票的供給和需求都會有明顯的提升,外資和國內機構長線資金仍將持續流入。

隨著中美兩國貿易代表積極談判與深入溝通,預計中美貿易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可期。美國農民的選票對於參與2020年美國大選的候選人都至關重要。中國是美國農產品的第一大進口國,近幾年我國從美國進口農產品金額大概在200-300億美元。由此,中美貿易關係走向直接關係到美國農民的利益。在大選年,美國國會全體眾議員和三分之一的參議員都面臨連選連任的挑戰,他們忙於競選,在對限制和打壓中國的法律制定問題上可能會放緩,類比於2016年。

當前機構投資者集中配到了“食飲、電子、醫葯、家電、保險”等消費成長類行業,超低配周期類行業。機構投資者交易結構趨同化,將使得A股波動會加大,而相應的低估值策略組合有望在短期內跑出超額收益。另外當前經濟環境處於“類滯漲”,尤其2020年春節前後CPI有望破“5”,在這樣的背景下,預計在春節前國內貨幣政策很難有繼續“放水”的空間,增加了市場短期的波動;中長期“新經濟”產業在逐步崛起。2020年景氣度高的領域分別:5G產業鏈、智能手機產業鏈、VR虛擬現實、新能源汽車。

宏觀經濟需求端:提高最終消費占比,拓展投資消費的轉移渠道。經濟轉型和經濟增速中樞不斷下降過程中,傳統高儲蓄-高投資模式不可維繼,將倒逼發展轉型專註高質量,進而提高生產率和資本回報率。

作為全面深化資本市改革中的一項重要內容,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各項舉措的密集落地,正在逐漸改變A股市場的話語權和市場生態。當前A股投資者結構中外資持有流通市值占比由2015年的1.40%提升至3.96%。基於對2020年人民幣匯率升值,且我國進一步實施對外開放戰略方針這一判斷,預計2020年北上資金凈流入A股規模有望達2000-3000億。與其他主要國家的證券市場外資化程度對比下來,我們認為A股吸引外資仍有較大空間。

從行業配置來看,行業分化、風格分化、個股分化、估值分化等存量經濟特征在2020年繼續演繹。成長股投資貫穿2020年全年,消費註意甄別個股業績,明年二季度把握周期股脈衝性機會。我們超配的行業主要有:一是低估值行業,如金融、地產、基建;二是科技行業如通信、電子、傳媒、計算機等,疊加了自主可控與5G發牌行情;三是汽車等強周期行業,弱周期中看好輕工、商貿零售、家電等。

從策略角度來看,2020年A股“春季行情”依舊可期,但啟動的時間點或在2020年春節前後。上半年“豬通脹對貨幣政策的制約”以及“投資者交易結構較為趨同”,使得A股上半年走勢處於震蕩反覆的走勢,上半年相對看好春節之後的“2、3、4”月份A股市場行情。整體來看,2020年A股機會遠大於風險。2020年全年來看,預判A股走勢由“反覆築底”到“結構牛市”,上證綜指區間2800-3500點,滬深300指數年化收益率約在15%左右。

監管周期的新平衡:新制度紅利的開啟。我國監管周期自2012年以來經歷了三輪變化,從寬鬆到收緊再到寬鬆。本輪監管周期以金融供給側改革為基調,以科創板落地以及再融資政策放寬為重要標誌,以“深改十二條”為主要改革方案,一方面打開新興產業的中小市值上市公司的估值空間,另一方面中長期資金的引入為白馬股估值提供有效支撐,釋放新一輪監管制度紅利。在“深改十二條”的指引下,資本市場改革落地將加速,中長期資金引入以及推動註冊制改革將是下一重點。

信達證券:A股將緩步上行宏觀經濟方面,增長壓力不減,房地產韌性和基建逆周期支撐下仍存企穩動力。我國宏觀總需求仍存韌性,房地產投資增速存下行壓力但韌性依然較強,財政政策傾斜力度加碼基建投資,2020年增速回升至6%以上的可能性較高,高端製造是製造業投資的重要發力點。雖然企業盈利增速放緩拖了居民消費,但汽車景氣度逐步回升疊加房地產竣工周期,消費增速降幅空間亦不高。中美博弈仍是出口的最大不確定性因素,疊加全球經濟放緩,預計出口增速大概率維持低位運行。

2019年大盤在年初快速沖高後出現明顯回落,隨後長時間處在震蕩格局當中。截至目前,兩市年線出現不同程度漲幅,深成指表現明顯強於滬指。

2、國際投資者對於國內市場的理解;必選消費、金融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