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迷京剧-张火丁邀请高牧坤演霸王是在十多年前

  • 时间:

【贾乃亮古装】

去年5月25日,張火丁在長安大戲院首演《霸王別姬》。10月26日,該劇又在上海演出,因為銷售太火爆,上海大劇院不得不推行實名制購票、觀眾持身份證入場來防範“黃牛”。但作為一次藝術上的創舉,由程派演員演出梅派經典,這部作品在得到肯定的同時,也不得不面對質疑的聲音,此次再度復演殊為難得。

“張火丁,我愛你!”走出劇場,依然聽得見戲迷們高聲的訴說。

對於張火丁排《霸王別姬》,高牧坤不遺餘力地支持,他心裡有自己的想法:“我希望他們這代人把京劇繼承創造這個環節做好,如果他們這一代人再不站在創新和努力發展的前頭,我們京劇就完了。”高牧坤認為,以往的大家們也都是通過自身的積累和努力,按照自己的條件來進行創新,推動著京劇向前發展,推出了一部部經典的。

張火丁每次演出的謝幕都充滿了懸念和熱情。大幕還未合緊,後排的粉絲就爭先恐後地衝到台前,大喊著“張火丁、張火丁”。大幕在歡呼聲中再度開啟,閉合;開啟,閉合……每一次戲迷們興奮得都如久別重逢。“張火丁,‘女兒家!’”“張火丁,‘女兒家!’”在戲迷們的呼喚中,張火丁先後返場演唱了《鴛鴦冢》《梁祝》《鎖麟囊》的精彩片段,讓他們驚喜而滿足。

張火丁“虞姬”歸來 戲迷歡喜過小年

演出前的後臺,人來人往比平時更為熱鬧,虞姬的魚鱗甲、珠串雲肩、繡花斗篷安安靜靜地掛在走廊一隅,張火丁的化妝間則很少打開。她還是與首演一樣,不急不躁地化裝,按部就班地去試音,貼好片子後給了媒體短暫的拍攝時間。隨著前面墊場的《金山寺》快結束了,虞姬也開始準備披掛上陣。哥哥張火千像是一片沸騰中的“鎮定劑”,過來跟妹妹說“彆著急,慢慢來”。“她演這個戲太累了,首演之前就穿著服裝在排練廳里演了上百場。”哥哥的語氣里是遮掩不住的心疼。

同樣心疼張火丁的,還有隔壁化妝間的“霸王”——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高牧坤。高牧坤今年已經76歲了,在舞臺上演出“霸王”對他來說並不容易,可他說自己必須演。張火丁邀請高牧坤演霸王是在十多年前,對60多歲的高牧坤而言這並不是太大難度的表演,但沒想到這個邀約在十多年後才完成。說起張火丁,他言語間充滿關愛:“虞姬雙劍袍的表演很難,去年夏天排戲時,我坐著看她一遍一遍在鏡子前舞劍,她的胳膊那麼細,我心疼她!”

張火丁演出劇照。本報記者 牛春梅臘月廿三是小年,對張火丁的戲迷“火之丁丁”來說,這個小年夜無疑是格外幸福的。為了彌補去年首演許多戲迷沒買上票的遺憾,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張火丁在長安大戲院再度復演《霸王別姬》。

舞臺上,“虞姬”一齣現,觀眾就興奮起來,劇場里的溫度似乎一下都升了幾度。經過半年多的沉澱,再次站在長安大戲院的舞臺上,“虞姬”顯得更為沉著,表演也非常穩,每一段精彩的唱念,觀眾都會報以高聲的叫好。最讓人緊張也最為精彩的依然是“舞劍”部分,長長的劍穗提高了表演的難度,但也更為契合程派婉轉、若斷若續的特點,讓表演更為賞心悅目。幾分鐘的劍舞舉重若輕,如行雲流水一般,看得出來背後下了多少功夫。